何广:分歧的解读:纪念中的“辛亥革命”(1912年~1949年)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极速快3_哪里可以玩极速快3_极速快3在哪里玩

  摘要:“辛亥革命”一词诞生于民国成立多年然后 ,此后其社会形态形式稳定,但其内涵则不断流变,在该词所包括的事件主要过程、施动者、时间范围、性质、结果等方面,含义或扩展或缩小,未能达成共识。抽象名词的难以准确界定、纪念语境以及党争政争是“辛亥革命”解读没有分歧的重要原因分析分析。

  “辛亥革命”如今是原先耳熟能详的名词,亲们一般理解为“1911年爆发的中国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1](p209)围绕辛亥革命,中国现当代还老出 了并有无生活重要的文化间题——辛亥革命纪念,从民国始迄于今,未尝稍斩。

  “辛亥革命”从名词诞生之日起,其含义就不断演变。而辛亥革命纪念之中该词的运用最为密集,各方对其表达尤为充分,遂为研究者提供了绝佳的视角来探讨其词义的变迁。本文拟选者民国年间《申报》、《大公报》、《中央日报》等报纸刊载的双十纪念文章为研读对象,专力探讨在纪念之中“辛亥革命”词义的流变及其头上的深层原因分析分析。

  一、名词的诞生

  “辛亥革命”是偏正社会形态词语。“辛亥”是中国传统的干支纪年法,本词中对应的时间跨度为1911年1月300日至1912年2月18日。1911年10月10日,湖北武昌成功爆发的一次反清武装起义,引发全国响应,一举开始英文了清王朝的统治,开创了中国的民主共和时代。以干支结合或者 名词组成新名词所在多有,常用来指称某时居于的某事,中国近代史中比较习见的名词,如甲午之战、戊戌政变、庚子之乱、辛丑条约等,莫不没有。

  “革命”是本词的中心语。汉语中最早老出 “革命”字样的是在《周易》第四十九卦革卦中,其涵盖“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的名言,唐代孔颖达在《周易正义》中对“汤武革命”作了注解,我知道你,商汤、周武王“放桀鸣条,诛纣牧野,革其王命,改其恶俗”。革命一词的古义可理解为变更天命,改朝换代。

  到近代,“革命”意义居于了变化。中国现代汉语词汇形成有一根绳子 重要途径,即先由日本对西方词汇进行转译,形成新词语,或赋旧词以新义,并经留日学生辗转输入国内。①“革命”属于旧瓶装上了新酒,梁启超对此做了系统的介绍。他认为中国古已有之的“革命”,“皆指王朝易姓而言,是不足英文以当Revolution之意也”。“Revolution者,若转轮然,从根柢处掀翻之,而别造一新世界,如法国一千七百八十九年之Revolution是也,日自己译之曰革命。‘革命’二字,非确译也。”在这篇作于1902年底的文章中,梁启超反复申说Revolution不必说与“现在王朝一人一姓为敌”,“易姓者固不足英文为Revolution,而Revolution又不必说易姓”,在其理解中,日自己翻译的Revolution实际无关“改朝换代”,其合理翻译当为“变革”。对于被误解的“革命”,梁启超给出了他的正解:“夫我(国)既受数千年之积痼,一切事物,无大无小,无上无下,而无不与时势相反,于此而欲易其不适者以底于适,非从根柢处掀翻之,廓清而辞辟之,乌乎可哉!乌乎可哉!此或者 或者 Revolution之事业(即日人所谓革命,今我所谓变革),为今日救中国独一无二之法门。”[2](p368-371)简言之,梁氏的“革命”乃不必说改朝的换制。

  梁启超成文之际,革命在中国几成流行语。倡言革命,以革命为题的书籍如《革命军》、《大革命家孙逸仙》也辗转流传。显然,与梁启超对革命的理解不尽相同,伴随着孙中山领导的反清活动展开,留日学生对革命的古义和译义兼收并蓄,大加宣传,革命不但要“革其王命”,“若转轮然,从根柢处掀翻之,而别造一新世界”也是题中应有之义,革命遂成为改朝换制的举动。

  但“辛亥”与“革命”连在一齐,还是民国成立多年然后 的事情。民国初肇,“武昌首义”、“共和成立”、“民国肇生”、“辛亥之役”等名词连篇累牍,奇怪的是,报纸以及政府公文中均未见“辛亥革命”字样。从现有材料看,尽管孙中山对辛亥革命探讨得最多最力,他在早年也惯用武昌起义、辛亥一役等说法。1917年孙中山在汕头各界欢迎会上,对民国前后的历次革命进行追述,可不可不能否 见“辛亥革命”字样。我知道你:“一次革命,起于武昌,为推翻满清之专制。二次革命,则在南京,为袁世凯暗杀宋教仁而起……三次革命在云南,因袁世凯推翻共和,僭称洪宪皇帝,南方各省拥护共和,或者 或者 有护国军之役。四次革命则今日,因倪嗣冲造反,而有张勋之复辟。”[3](p113)直到1918年3月18日,孙中山在致头山满、犬养毅的信中,辛亥与革命两词的距离才比较接近。信曰:“文奔走革命二十余年,迄于辛亥,始得有成。”[3](p421)犹未明言辛亥革命。“辛亥革命”名称较早出自从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毕业未久的毛泽东笔下,1919年8月他发表于《湘江评论》中的著名政论《民众的大联合》一文中,“辛亥革命”喷薄而出。1921年梁启超在国庆日以辛亥革命为题演讲,题曰《辛亥革命之意义与十年双十节之乐观》。第一次国共合作 初始,陈独秀撰写《辛亥革命与国民党》[4](p790-794)一文,专门探讨革命失败的原因分析分析,“辛亥革命”渐成专有名词。19300年7月10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第3000次常务会议通过了《革命纪念日简明表》和《革命纪念日史略及宣传要点》,以制度的形式规定了对辛亥革命的纪念,此后“辛亥革命”人所稔知,遂成流行语,以迄于今。

  二、词义的盈缩

  辛亥革命词义内涵包括事件过程、革命施动者、时间范围、性质和结果等多方面,民国期间,纪念文章中所言诸方面时不时 居于着不尽相同但有迹可循的解读,该词的内涵为之左右,其意义随时代演进,时而缩小,时而扩大,时不时 未能稳定下来。以下试做梳理。

  1.事件的过程。

  较早提到“辛亥革命”一词的毛泽东,在1919年是原先描述革命过程的:“辛亥革命乃留学生的发踪指示,哥时不时 的摇旗唤呐,新军和巡防营或者 丘八的张弩拔剑所造成的,与亲们民众的大多数毫无关系。亲们虽赞成亲们的主义,却不曾活动。亲们也用不着亲们活动。然而亲们却有一层觉悟,知道圣文神武的皇帝,也是能没有倒去的,大逆不道的民主,也是能没有建设的。”[5](p389)毛泽东在批评辛亥革命未能联系广大民众之外,说明了辛亥革命是由留学生、哥时不时 、士兵等群体发动参加的,还是取得了“倒去”“圣文神武的皇帝”,开始英文“建设”“大逆不道的民主”等成果,较为简练地道出了辛亥革命组织、发动的历程及其成果。

  1919年10月10日,孙中山在《八年今日》一文中描述史事更加完整性:“今日何日,乃革命党员熊秉坤开枪发难,清朝协统黎元洪被迫而起革命军于武昌之日也。随而冯国璋焚烧汉口,随而袁世凯病起彰德,皆欲效忠异族,残杀同胞而剿灭革命军者也。无如党人遍布国中,响应四起,遂致清朝江山不可收拾,于是而南北和议开,于是而非袁莫属之论起,时予方在伦敦从事于外交间题之补救,正当着手举世同情,乃屡促共和国体之速定,正式政府之成立,欲乘还要求友邦之承认,乃迁延两月,头绪全无,加以远闻国人,尚有主张清帝之君宪者,予深恐革命大功亏于一篑,故不得不舍外交之良机,而奔驰回国,以挽危局,而定国本,于是草创政府于南京,而共和国体乃定焉。”[6]孙中山结合自己的经历,勾画出从武昌起义到南京临时政府成立的历史脉络。文中未明言“辛亥革命”,但此后对辛亥革命的论述,均以此为中心内容。

  以上的表述基本界定了辛亥革命的核心内容,可视为辛亥革命的初始含义。基本过程为舆论宣传和准备,武昌发难,民军和清军激战,各省响应,建立南京临时政府,推翻帝制,共和底定。

  2.革命的施动者。

  辛亥革命的施动者是谁?这是辛亥革命定义中没有回避的间题。民初民众瞩目的民国元勋是作为群体的革命党人和牺牲的先烈。民间舆论对其不吝赞词,有文章称“斩短命之君统,开万世之先例,是不可不归功于首义诸烈士”,[7]“诸先烈既糜无数代价,以造成民国之雏形”。[8]革命党人也获得了很高评价,舆论说“武昌起义三数人登高一呼,万峰响应”,[9]目光聚焦于武昌首义之际的革命党人,而“党人”、“民党”等词语也是纪念文章中常见词。结合上下文,哪些地方地方词完整性都是大致的语义边界,所指称的当是身与创建共和武装斗争的仁人志士。北洋政府时期的革命功劳簿上,先烈、首义诸君以及革命党作为原先群体的形象载入官民心中,其施动者的身份是模糊和抽象的。

  较早使用“辛亥革命”一词的毛泽东,在1919年突出地指出两方面的力量在辛亥革命中的功劳。我知道你,“溯源吾国民众的联合,应推清末咨议局的设立,和革命党——同盟会——的组成。有咨议局乃有各省咨议局联盟请愿早开国会的一举。有革命党乃有号召海内外起兵排满的一举。辛亥革命,乃革命党和咨议局合演的一出‘痛饮黄龙’”。[5](p389)革命党和咨议局并为辛亥革命的主持者。他的你这些说法得到了立宪巨擘梁启超的唱和。1921年梁启超在演说中称辛亥革命是由两条路径进行的,“一面是同盟会人,暗杀咧,起事咧,用秘密手段做了或者 壮烈行为;一面是各省咨议局中立宪派的人,请愿咧,弹劾咧,用公开手段做了或者 群众运动。原先子闹了好几年,牺牲了亲们的生命财产,直到十年前的今日,然后 凑巧,便不约而同的起并有无生活大联合运动。武昌一声炮响,各省咨议局先后十日间,各人开一场会议,发一篇宣言,那二百多年霸占铺产的掌柜,便乖乖的把全盘交出,亲们永远托命的中华民国,便头角峥嵘的诞生出来了”。这段文字充分肯定了与同盟会分途并进的立宪人士在辛亥革命中的表现。还要指出的是,梁启超似乎有点儿看重“革命党”的头衔。我知道你“当光绪、宣统之间,全国有知识有血性的人,可算没有原先完整性都是革命党”,哪些地方地方革命党人“主义觉得全同,手段却有小小差异。一派注重种族革命,说是假使 把满洲人撵跑了,不愁政治不清明;一派注重政治革命,说是把民治机关建设起来,不愁满洲人不跑。两派各人人所有进行,表层上虽像是分歧,目的时不时 归着到或者 ”。最后清朝被推翻“是全国人的自觉心,到时一齐进现的结果”。[2](p765)“革命党”大而化之,顺理成章地囊括了“立宪派的人”了。当然,这与他此前对“革命”的独特理解是相吻合的。在毛泽东和梁启超的言论中,能没有看后革命党(同盟会)和立宪派(咨议局)是辛亥革命并列的推动者。

  孙中山及其同盟会是辛亥之役中不可忽视的群体,然而亲们在历史中的地位是飘忽不定的,趋势上看是低开高走。民元《大公报》等媒体对孙、黄同盟会诸人缔造共和、建立民国的作为视而不见,大加丑诋。有文章说,袁世凯执政之初,“黄兴获全国矿务权,闻陈其美获全国邮电权”,同盟会诸公可谓“身入宝山,不空手而返”,不必说无讥诮地称之为“英雄造权利,权利造英雄”。[10]孙中山的指责更有甚焉,有文章调侃曰:“我第一聪明伶俐之大总统,夫固有遇化存神之妙焉,无为而治者,其舜也欤?无为而登总统之位者,其第一开大口,说大话,成大功之孙逸仙欤?仙乎仙乎,孙逸仙之为第一大总统也。”[11]不但抹杀功劳,还讥刺得位不正,语气尖酸刻薄,超乎想象。1913年双十的共和纪念会继续举办,“然其中之人物风景,实今昔大异”,“黄与孙文诸像,则一律闭置之于一室焉”,[12](p182)作为革命重要参加者孙中山和黄兴的肖像竟然没有假使 你瞻仰!

  但在孙中山逝世后,他的历史地位有了翻覆性的转变,成为辛亥革命的领导者。他逝世然后 ,中国国民党举行了大张旗鼓的哀悼活动,纪念文章述及辛亥革命与孙中山的关系时,其称谓已有明显的变化。在第一次国共合作 尚未破裂之时,毛泽东在文章中称他为“亲们的伟大领袖孙中山先生”。[13](p15)1927年10月已被“清党”的中国共产党在国庆宣言书中,依然坚决举起“辛亥革命的领袖孙中山先生”的旗帜。[14](p316)国民党员认同“近代中国之革命运动以孙中山先生为之领袖”,[15]孙中山在辛亥革命中的地位令人瞩目地凸现出来。此后辛亥革命的领导者中罕有形象模糊的革命先烈,可不可不能否 再老出 “咨议局中立宪派的人”,孙中山成为辛亥革命的唯一领袖。

  到国民政府时期,辛亥革命的发动者名单中又加入了中国国民党的名字,在一段时间里成为和“孙中山”并驾齐驱的辛亥革命双主语。在表达手法上,要么二者并用,如“本党总理孙中山先生……领导无数志士,尽瘁革命”;[16]更多的然后 是只提“本党”。如“本党在武昌起义,登高一呼,全国响应,推翻了满清,光复了我汉族,创立民主政治,使国内务民族一律平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770.html 文章来源:《湖北社会科学》30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