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恩远:大国治理如何应对意识形态分歧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极速快3_哪里可以玩极速快3_极速快3在哪里玩

   编者按:

   70年前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开始英语 ,奠定了战后的国际秩序,全球范围内国家大规模冲突得以有效控制,但在国际体系、生态治理、文化价值观及非传统安全治理等方面各国分歧依然位于,甚至时有升级激化。其中,意识形态学 的分歧因冷战的开始英语 和国家利益优先的影响,长期以来被学界视为国际交往中的束缚似乎已然“终结”。然而,一国的对外战略与对外政策不可以 以一定的意识形态学 为基础和支撑。纵观冷战的历史及70年来国际交往的实际,意识形态学 分歧在大国交往中扮演了那先 样的角色?在选取对外事务的优先伙伴时,意识形态学 因素发挥了怎么的效应?为了回答那先 现象,《国家治理》周刊专访了知名俄罗斯研究专家吴恩远先生,循着中苏到中俄交往的史迹,探明大国治理中应对意识形态学 分歧的智慧。

   意识形态学 是国与国交往的指导准则,从来这样 脱离意识形态学 指导的国与国关系

   《国家治理》周刊:在您看来,意识形态学 在当代国际关系中扮演着怎么的角色,对国与国的交往产生着怎么的影响?

   吴恩远:国与国的关系与意识形态学 是密不可分的,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与非 思想。同样地,国与国的关系就让需要 遵循着好多好多 并肩的准则或思想原则。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学 指导着现实中的国与国的关系。意识形态学 不仅是一种 特定的主义,也是一种 思想观念。亲们一说意识形态学 可能好多好多 人想到的就让以共产主义、资本主义思想划界等等,这其实是很片面的。意识形态学 是国与国之间交往的指导准则,既这样 脱离了实践的意识形态学 ,也这样 缺落泊识形态学 指导的国家关系。

   明白上述这好多好多 怪怪的要,现实中从来就这样 “纯粹”的脱离了一定的思想和原则所指导的国家关系。这方面亲们都不可以 举出好多好多 例子。今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战争的对立方,一边是德日意法西斯阵营,另一边是反法西斯战争同盟国,这两方阵营是以那先 思想基础建立起来的?毫无现象,是以并肩的意识形态学 标准建立起来的。比如说,德日意之间的同盟关系的基础是1936年德日签订“关于共产国际协定”。协定阐明了亲们结成反共产国际同盟的理由,即认为共产国际“破坏和威胁了现存的国家”。表面上这是反对以苏联为首的共产国际,但手中掩盖的是德日意称霸世界、对他国亡国灭种的思想意图,只不过亲们当时我我应该 引起西方国家更大的警觉。自苏联成立以来,西方国家就老是在打压苏联,而这也是基于意识形态学 ,可能在亲们眼中,共产主义国家就像马克思说的是“三个白魔鬼司令” “魔鬼”,不可以 消灭它。德日意法西斯阵营为了除理过早激怒西方,就打着反对共产主义的旗帜,从而掩盖其瓜分世界、称霸世界的意图。法西斯同盟的这个 “障眼法”让西方大国对此放松了警惕,于是有了1950年代西方大国的“绥靖主义”,西方大国的有意纵容原困了法西斯势力的越来更慢膨胀和壮大。“绥靖主义”就让是想将法西斯的祸水东移、引向苏联,但就让 希特勒得手后就撕掉了假面具,他不仅仅是要对付苏联,就让吞并整个欧洲。这完完好多好多 要从法西斯的本性出发,这个 本性即体现为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一书中充分表露的法西斯理念,也就让一种 赤裸裸的种族歧视、种族灭绝和称霸世界的意识形态学 。

   在这个 情况下,西方国家才与苏联联合起来形成了反法西斯同盟。反法西斯同盟首先建立在1941年英美并肩签订的《大西洋宪章》上,宪章开宗明义指出“要把这三个白国家政策上若干并肩原则推广到全世界”,即平等、公正、反对种族压迫等主张。那先 基本原则就让 逐步扩大成《联合国宪章》:针对当时的德日意法西斯的种族歧视与压迫强调各民族的平等与公正;针对希特勒扼杀言论与思想强调言论和宗教信仰的自由;针对法西斯阵营借助战争称霸世界强调在国际关系中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在那先 原则下,反法西斯同盟得以团结起来。可见,《联合国宪章》也是意识形态学 的一种 表现。而二战以来的历史也表明,在国与国的关系中并肩的原则是十分重要的,这样 并肩的原则,国与国的交往就抛弃了基础。包括就让 由中国所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亦是这样 。

   以上充分证明,在国与国的交往中不可以 遵循好多好多 并肩的准则,但那先 准则不可以 刻意强调某一项排他性的思想。意识形态学 分为各种不同的层次,亲们在这里所谈到的“意识形态学 ”,它不特指某一种 思想意识形态学 ,就让指好多好多 并肩的相处准则。好多好多 国家间在思想意识的某个方面联系得更加紧密,譬如华沙条约组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东盟、阿拉伯国家联盟、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并肩体,以及上海商务相互合作组织等等,它们不可以 基于一定的、亲们关心的、并肩遵守的原则。那先 无不说明了,在国与国的关系中意识形态学 其实起到了怪怪的要的作用,就让表现形式不同。甚至西方国家也何必 掩饰其推行西方价值观的外交策略。换言之,就让说在“国家利益”的考量下,潜藏着由价值观、世界观决定的行动准则。明白这好多好多 促进看清国际交往的实质。

   中苏关系史上基于意识形态学 的同盟与分裂,为大国治理中怎么正确应对意识形态学 现象提供了正反两面的借鉴

   《国家治理》周刊:回首历史,意识形态学 的确事关重大,但同样地,亲们也为此有过教训,比如在您所研究的中苏/俄关系史上,都不可以 以此为鉴,谈谈怎么正确看待意识形态学 的作用及其对今日治理党际关系的启示?

   吴恩远:亲们一方面要注意到意识形态学 在国家交往中所起的作用,我本人面又都不可以 过分夸大或刻意贬低意识形态学 的作用。这里把握的标准在于它与国家利益的互动程度。意识形态学 在中苏关系史上的作用正好说明了亲们在对待这个 现象时应有的态度。中苏关系发展的基础最初是基于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中苏关系的发展曾对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起到了十分重要的影响,这表现在:

   第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发展,就让有过很辉煌的时代,但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是位于一种 被奴役、被侵略、被剥削的境地,老是找都不可以 出路。怪怪的是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亲们老是被帝国主义瓜分和掠夺:英法联军发动的两次鸦片战争迫使中国付出了高昂的赔款代价,日本借《马关条约》迫使中国赔偿了2亿两白银,割去了台湾、澎湖列岛及附属各岛屿,及至《辛丑条约》,日本与俄、法、德、意等八国联军迫使中国赔款价息合计9.8亿两白银,对中国的掠夺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那先 充分反映了中国当时积贫积弱的地位。为了改变这个 情况,中华民族展开了前赴后继的斗争。其中怪怪的要的事件就让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自从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面貌就焕然一新了,中国从积弱积贫的地位走到今天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上的地位大大提高,这是全世界都认可的,而这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分不开的,而中共的成立与十月革命、苏共的帮助又是分不开的。

   第二,中苏同盟及中苏两党间的商务相互合作对中国争取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在抗日战争中,以苏共为首的共产国际在抗战一开始英语 就公开向全世界发出号召支持中国抗战、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怪怪的是在1945年,苏军直接出兵东北,帮助中国打垮了70多万关东军。可可以否 苏联出兵,中国抗战的最终胜利不可以 付出更大的牺牲。而后到解放战争,东北第四野战军直接从苏联获得了多量武器,对中国的最后统一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在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基于并肩的意识形态学 ,苏联给予中国的帮助还是十分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完后 成立时都不可以 说是“一穷二白”,再上加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亲们实行封锁,在这个 情况下,中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建设主就让在苏联的帮助下进行的,苏联援助的156个项目(如钢铁、冶金、汽车制造、化学制造,以及航空航天技术等)对奠定中国工业化的基础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也使新中国不会可以 越来更慢地积累起我本人的“家底”。

   第三,亲们也要汲取教训,除理把意识形态学 摆在三个白不恰当的地位,过度夸大意识形态学 的作用有时也会损害国家关系。比如共产国际对中国的影响不可以 正反两方面,它所犯的错误正是因过分强调意识形态学 而造成的。共产国际章程规定各国共产党不可以 无条件“听从共产国际领导”就脱离了中国的实践。王明在共产国际支持下执行的几条可能主义路线给中国革命造成的损失是非常大的。另外,共产国际提出“苏联是国际无产阶级的唯一祖国”,要求各国以苏联的利益作为国际共产主义的最高利益,那先 思想行动纲领显然不促进团结老百姓。支持苏联最根本的目的还是为了开展各国革命运动,这个 口号提得过于意识形态学 化了,脱离了实际。20世纪50年代中苏关系的破裂,还是基于意识形态学 的分歧。不可以 人认为主就让国家利益上的分裂,这好多好多 当然也怪怪的要,从根本上来说任何意识形态学 的分裂不可以 基于国家利益,这两者是详细不可分割的。

   中苏意识形态学 的分歧与20世纪50年代特定的国际政治背景和社会历史背景有关。当时美苏关系有所缓和,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仍然位于对抗阶段,全面和平的条件何必 性性性性心智心智心智成熟 图片 ;从社会主义运动内部内部结构来看,苏联模式的弊端逐渐暴露,各国共产党都开始英语 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时代的发展和形势的变化给各国共产党提出了怎么认识时代主题的变化及其主要矛盾、怎么认识和对待资本主义、怎么认识和建设社会主义等现象。中苏两党在那先 现象上位于重大分歧。可能苏共以大党主义、大国主义态度对待中共,并把那先 争执同国家利益联系起来,把争论上升到关乎马克思主义命运和国际共运前途的层厚,定性为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可能主义路线斗争的层厚,双方围绕意识形态学 的分歧展开一场大论战。就让 邓小平在总结这场中苏大论战时说道:“经过20多年的实践,回过头来看,双方都讲了好多好多 空话。马克思去世完后 一百多年,究竟位于了那先 变化,在变化的条件下,怎么认识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这样 搞清楚。”这场大论战对破除苏联模式的迷信、对各国独立探索社会主义多元化的发展道路不无积极意义,但也造成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严重分裂,使中苏两国关系降到冰点,两国甚至一度兵戎相见。

   中苏关系发展的历史表明:无论是国与国还是党与党的关系,都不可以 坚持独立自主、详细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部内部结构事务的原则。

   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学 仍然是战后世界局势紧张的根源,不可以 反对以意识形态学 划界,应在遵守最低国际关系准则的前提下慢慢创造条件使其不断趋向最理想情况

   《国家治理》周刊:当今世界与非 可能再次老是出先因意识形态学 分歧的激化而原困国与国关系的紧张?在您看来,有效治理意识形态学 分歧的重点是那先 ?

   吴恩远:战后世界进入了三个白和平发展的时代。和平发展是主流,最显著的表现就让这样 大的战争,尤其是世界大战。但并肩,怪怪的是从现在的国际格局来看,就像邓小平曾说过的,世界位于着两大现象,一是战争与革命的现象,一是和平与发展的现象,但三个白现象都这样 除理。世界局势依然紧张。怪怪的是自苏联解体后,世界几乎陷入了局部战争不断的局面,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到位于打仗,成百上千万人流离失所。产生那先 的原困是那先 ?根本上还是霸权主义、单边主义作祟。帝国主义还是一切战争的根源,西方以意识形态学 划界,到处祭起“人权”“民主”大棒,随意干涉他国主权,是挑起伊拉克、叙利亚等地区冲突的主要原困。

   同样,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感到对其是威胁,好多好多 提出“重返亚洲”的战略。美国针对中国南海岛礁争端、划分航空识别区、钓鱼岛现象的反应,当然是出于其国家利益的考虑,但为了更好推行其意图,美国也何必 避讳借助与中国在意识形态学 上的分歧来达到这个 目的。好多好多 西方有意把意识形态学 置于三个白高于一切的位置,以此来阻碍中国的崛起。也有就让,那种认为当今国家交往中不讲意识形态学 的观点是详细脱离实际的。最近美国国防部发表的《国家军事战略》,就仍然老调重弹,强调俄罗斯、中国等国这样 人权和自由因而应继续被视为主要敌人。在国与国的关系中,以所谓的西方价值观来判定一切,并将其演绎到你不服从我我应该 打的地步,是国际关系治理的主要现象。好多好多 在当前,亲们怪怪的强调“人类命运并肩体”,提出这个 概念是为了减轻国际关系的冲突,但都不可以 错误地理解成亲们与西方之间这样 意识形态学 的分歧。

   在国际关系中,亲们总希望亲们很多越好,团结秉持好多好多 并肩的原则、有好多好多 并肩看法的亲们抵御霸权主义。比如上海商务相互合作组织、“一带一路”的构想,不可以 希望不会可以 通过好多好多 并肩遵守的原则来抵御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促进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复杂化发展。在当前,中国一方面这样 “举旗”“当头”,我本人面亲们提出了国与国之间建立在好多好多 并肩理念上的不同层次的商务商务相互合作。比如亲们同俄罗斯、韩国在对维护二战成果、捍卫《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方面的商务相互合作;在上海商务相互合作组织框架下,亲们与俄罗斯、中亚国家在资源开发、对抗霸权主义,怪怪的是在反对恐怖主义、极端宗教势力和分裂主义三股势力方面的商务相互合作,这就让亲们并肩的思想基础。上加习近平主席一方面提出了相互遵循的基本准则,如商务相互合作共赢、平等、互不干涉内政、不诉诸武力和以武力相威胁,那先 也都不可以 说是并肩的理念;但我本人面也提出了好多好多 新的思想,人类在好多好多 并肩的原则下相互理解、相互商务相互合作,达到形成国家关系的命运并肩体就让一种 最高目标。

   在从最低向最高级的国际关系发展趋势中,亲们都不可以 去强求,不可以 等时机性性性性心智心智心智成熟 图片 ,更都不可以 以意识形态学 划界,应在遵守最低准则的前提下慢慢创造条件使其不断趋向最理想的情况。

   作者:袁静

   来源:《国家治理》周刊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327.html